李浩传的文言文"益"字翻译

益,更加的意思壮是长大后的意思

长大后 更加 沉迷研究

李浩,字德远,他的祖先居住在建昌(今四川西昌),迁居到临川(今江西抚州)。李浩早年就因为文采著称。绍兴(宋高宗年号)十二年,考中进士。

当时秦熺凭借宰相秦桧儿子的身份考中状元,招揽读书人,同年考中的进士都去拜见他,有人拉李浩同去,李浩毅然没有去。被任命为饶州司户参军、襄阳府观察推官,因为父母相继去世守孝,守孝后担任金州教授,又改任太常寺主簿,不久兼任光禄寺丞。

李浩请求到地方任职,被任命到台州。台州有禁军五百人,训练禁军的官员贪婪残暴不得人心,不满的人图谋作乱,忽然在厅堂土掏出兵刃,李浩对他们说:“你们要作乱吗?就先把我杀了吧。”众人害怕的说:“我们不敢。”李浩于是从容的查出为首的四个人,处以脸上刺字并流放的刑罚,于是事情就平定了。升任直秘阁。并海地区有多年的贼寇,很长时间都没有捕获到,李浩收买他们的喽罗,让他们自己绑着自己赎罪,很快就抓获了贼寇头领。

第二年,升任为司农少卿。当时朝廷买籴米八万石,主持买米的官员偷偷克扣国家的钱,户部不敢过问。李浩揭发了他的罪行,皇帝让有关部门追究到底。户部打算凑一个数目蒙混过去,大理寺(刑法部门)跟着附和,李浩争论说:“这不但给作奸犯科的人得到了好处,而且损害了军粮。”皇上认为他说的对。正好赶上大理寺上奏判决另一起案子,皇上对大臣们说:“监狱官一定要让像李浩这样的人担任。”不久大理卿空缺,皇上又说:“除了李浩没人能担当。”于是李浩升任大理卿。

李浩到任后,从前用来漕运和灌溉的灵渠,年久失修,他命人去疏通,百姓得以享受它的好处。邕管(地名,在岗西境内)所管辖的安平州,这里的酋长依赖地势险要,打算聚兵在边境作乱,李浩派了一个使者对他们说清了厉害关系,并答应赦免他让他改过自新,酋长当天叩头谢罪,焚烧并撤销了水上的栅栏,听从上级地方的约束。

李浩天生正直,涵养深厚,不因祸福改变自己的意志。从小勤奋学习文辞,长大后更加沉迷研究义理。在朝廷做官慨然的把时事当成自己的责任,忠愤激烈,议论切中时弊,因此被众人忌恨。平时从来不给人好脸色看,不了解的人认为他孤傲,有人在皇上面前诬陷他,皇上说:“他没有什么,在我的面前也是这样,不是孤傲的那种人。”小人都害怕他,用金钱诱惑他,他板起脸不予理睬,图谋害他的人什么方法都用了,只是幸亏皇上明白他的忠心,始终保全庇护他。在地方做官尤其洁身清廉,从海右地区回朝做官后,没有带来南海的一件东西。他平时生活所用都和做平民时一样,风格很高,人们都不敢因私事求他。

①同“溢”。水漫出来。《察今》:“澭水暴~。”

②增加,与“损”相对。《出师表》:“至于斟酌损~,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③利益;好处。《伶官传序》:“《书》曰:‘满招损,谦得~。’”

④更加;愈加。《滕王阁序》:“穷且~坚,不坠青云之志。”

⑤渐渐地。《黔之驴》:“~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

益盐不咸文言文翻译

原文:人有斫羮①者,以杓尝之,少盐,便益之。后复尝之向杓②中者,故云盐不足。如此数益,升许盐,故不咸,因以为怪。

注释:

①斫羹:烧汤,熬汤。斫,砍,这里指烧。

②杓:同“勺”

益:加

翻译:有个调制汤的人,他用勺子舀起汤汁品尝,觉得盐放少了,就加了点盐。后来又有人尝了原来勺子里的汤,所以说:“盐不够。”就像这样,汤被反复加了一升又一升的盐。尝原来勺子里的汤,味道不还是一样的吗。

有个熬汤的人,他用勺子舀起汤汁品尝,觉得盐放少了,就加了些盐。后来又有人尝了原来勺子里的汤,因此也说:“放的盐不够。”就像这样数次,汤被反复加了一升又一升的盐。尝原来勺子里的汤还是不够咸,因此觉得十分怪异

开卷有益文言文及其翻译

原文

太宗(宋太宗赵光义)日阅 御览(又称太平御览)三卷,因事有阙,暇日追补之,尝曰:"开卷有益,朕不以为劳也."

译文

宋太宗对这部书的编辑工作非常重视,每天都有亲自阅读三卷,如果因紧急公务来不及阅读,改日一定补上。有人说,太宗每日政务繁忙,还挤时间看这么多的书,太劳累了。太宗说:“只要开卷,就会有益处,我不觉得劳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