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与、矣、在"在文言文中怎么翻译?用法是什么?

也:需要看句子本身的性质。

1、属于判断句的,“也”起加强肯定判断的作用,如“知我者,兄也。”

2、属于疑问句的,“也”起加强“问”的作用,如“所为者,何也?”翻译时,根据句子属性,可译成啊!呀!吗?呢。

3、语气较轻的,可以不译。如“李毅者,蜀人也”,译成“李毅,蜀地人”即可。

矣:本义是完了。

1、作助词时,一般表示时态完结,如“酒罄矣。”意思是酒喝光了。

2、一般情况下,都可以翻译为“了”,如果是感叹句,还可以在“了”的后面加“啊”,如“吾老矣!”可以译成“我确实老了啊。”

与:yǔ

1、给予.《鸿门宴》:“则~一生彘肩。”

2、结交;交好.《六国论》:嬴而不助五国也。”

3、朋友;同类者.《原毁》:“其应者,必其人之~也。”

4、通“举”.整个;都.《涉江》:前世而皆然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

5、和.《愚公移山》:“吾~汝毕力平险。”

6、介绍动作行为所涉及的对方,相当于“跟”、“同”等.《岳阳楼记》:“微斯人,吾谁~。”

7、介绍比较对象,相当于“跟……相比”.《柳毅传》:“洞庭之~京邑,不足为异。”

8、为;替.《兵车行》:“去时里正~裹头。”

1、赞同.《中山狼传》:“固君子之所不~也。”

2、参与;参加.《肴之战》:“蹇叔之子~师。”

1、表示疑问、反诘或感叹,相当于“吗”、“吧”、“啊”.这个意义后来写作“欤”.《齐桓晋文之事》:“王之所大欲,可得闻~” br> 【与国】友好的国家。

文言文用在句尾的也与矣都是助词,但用法上有区别:

也:需要看句子本身的性质,属于判断句的,“也”起加强肯定判断的作用

矣:本义是完了,作助词时,一般表示时态完结。

与:和

在:与现代汉语一致

⑴同现代汉语“也”。

⑵用在句末,表示判断语气。

⑶用在句末,表示陈述或解释语气。

⑷用在句中,表示语气停顿。

⑸用在句末,表示疑问语气。

⑹用在句中或句末,表示肯定、感叹的语气。

⑺用在句末,表示反诘语气。

⑻用在句末,表示祈使语气。

(也哉)语气助词连用,为加强语气,多有感叹或反诘之意。

(也者)⑴语气助连用,起说明或解释作用。例:是鞭蕖也者,无一时一刻不适耳目之观,无一物一丝不备家常之用者也。

⑵用在句末,表示反问。例: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也与)语气助词连用,为加强语气,带有反诘之意。例:

唯求则非邦也与?

(也么哥)句尾助词连用,无实义。例:枉将他气杀也么哥。

(也已矣)罢了。例: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与王介甫第一书 文言文翻译 跪求各位大神!!!!!!!!

【译文】:

我说:最近托付彦弼、黄九各自带信给您,应当收到了。我到金陵之后,从宣化(州)渡过长江来到滁州,拜见欧阳先生,住了将近二十天。现从泗水逆流而上,与舟船侍从再向西走。欧公全部看了您的文章,喜爱、感叹、朗读、抄写,他的劳苦说 不完。我又抽空把王回、王向的文章给他看,欧公也写信来,说这两人的文章叫人惊叹,世上没有看到过。

可能古代的学者有这样文章,然而气势和才华不足以感动 人。假使像这样的文章,不在当代让它辉煌一下,我们可要感到羞耻啊!他重视这些文章到这种地步。又曾经编《文林》,全部是现代人的佳作。王回、王向的文章 和您的文章,多半已经编入了。

到滁州与欧公关于人事的议论很多,遗憾没有能跟您一起评论,那遗憾没有办法估量,即使欧公也是这样想。欧公很想见您一面,能 作来一次的打算不能?心中的事很多,不见面不可以说。

我这次的行程,到春天才可能到京城。那时望您来信使我安心,我的病还跟黄九见我 时一样,不知究竟会怎么样。我心中有要跟您讨论的事,想来即使没有相见,您的心藏着的想法,有跟我相同的地方。

欧公更想您把文章稍稍扩展一些,不要用生造 的词语和依样仿效前人的写法,请选择适度,表达思想就行。欧阳公说:孟子、韩愈的文章虽然高妙,但不必像他们那样写,取其自然罢了。余下的事,等到京城后 写信告你。言不尽意,暂时停笔。曾巩两次拜谢。

【原文】:

巩启:

近托彦弼、黄九各奉书,当致矣。巩至金陵后,自宣化渡江来滁上,见欧阳先生,住且二十日。今从泗上出,及舟船侍从以西。欧公悉见足下之文,爱叹诵写,不胜其勤。间以王回文示之亦以书来言此人文字可惊世所无有。盖古之学者有或气力不足动人,使如此文字,不光耀于世,吾徒可耻也。其重之如此。又尝编《文林》者,悉时人之文佳者,此文与足下文多编入矣。至此论人事甚重,恨不与足下共讲评之,其恨无量,虽欧公亦然也。欧公甚欲一见足下,能作一来计否?胸中事万万,非面不可道。

巩此行至春,方应得至京师也。时乞寓书慰区区,疾病尚如黄九见时,未知竟何如也。心中有与足下论者,想虽未相见,足下之心潜有同者矣。欧公更欲足下少开廓其文,勿用造语及摸拟前人,请相度示及。欧云:孟韩文虽高,不必似之也,取其自然耳。余俟到京作书去,不宣。

巩再拜。

【作者】:曾巩(1019年—1083年),字子固,汉族,建昌军南丰(今江西省南丰县)人,后居临川,北宋散文家、史学家、政治家。

【译文】

我说:最近托付彦弼、黄九各自带信给您,应当收到了。我到金陵之后,从宣化(州)

渡过长江来到滁州,拜见欧阳先生,住了将近二十天。现从泗水逆流而上,与舟船侍从再向西走。欧公全部看了您的文章,喜爱、感叹、朗读、抄写,他的劳苦说 不完。我又抽空把王回、王向的文章给他看,欧公也写信来,说这两人的文章叫人惊叹,世上没有看到过。可能古代的学者有这样文章,然而气势和才华不足以感动 人。假使像这样的文章,不在当代让它辉煌一下,我们可要感到羞耻啊!他重视这些文章到这种地步。又曾经编《文林》,全部是现代人的佳作。王回、王向的文章 和您的文章,多半已经编入了。到滁州与欧公关于人事的议论很多,遗憾没有能跟您一起评论,那遗憾没有办法估量,即使欧公也是这样想。欧公很想见您一面,能 作来一次的打算不能?心中的事很多,不见面不可以说。

我这次的行程,到春天才可能到京城。那时望您来信使我安心,我的病还跟黄九见我 时一样,不知究竟会怎么样。我心中有要跟您讨论的事,想来即使没有相见,您的心藏着的想法,有跟我相同的地方。欧公更想您把文章稍稍扩展一些,不要用生造 的词语和依样仿效前人的写法,请选择适度,表达思想就行。欧阳公说:孟子、韩愈的文章虽然高妙,但不必像他们那样写,取其自然罢了。余下的事,等到京城后 写信告你。言不尽意,暂时停笔。曾巩两次拜谢。

我说:最近托付彦弼、黄九各自带信给您,应当收到了。我到金陵之后,从宣化(州)

渡过长江来到滁州,拜见欧阳先生,住了将近二十天。现从泗水逆流而上,与舟船侍从再向西走。欧公全部看了您的文章,喜爱、感叹、朗读、抄写,他的劳苦说 不完。我又抽空把王回、王向的文章给他看,欧公也写信来,说这两人的文章叫人惊叹,世上没有看到过。可能古代的学者有这样文章,然而气势和才华不足以感动 人。假使像这样的文章,不在当代让它辉煌一下,我们可要感到羞耻啊!他重视这些文章到这种地步。又曾经编《文林》,全部是现代人的佳作。王回、王向的文章 和您的文章,多半已经编入了。到滁州与欧公关于人事的议论很多,遗憾没有能跟您一起评论,那遗憾没有办法估量,即使欧公也是这样想。欧公很想见您一面,能 作来一次的打算不能?心中的事很多,不见面不可以说。

我这次的行程,到春天才可能到京城。那时望您来信使我安心,我的病还跟黄九见我 时一样,不知究竟会怎么样。我心中有要跟您讨论的事,想来即使没有相见,您的心藏着的想法,有跟我相同的地方。欧公更想您把文章稍稍扩展一些,不要用生造 的词语和依样仿效前人的写法,请选择适度,表达思想就行。欧阳公说:孟子、韩愈的文章虽然高妙,但不必像他们那样写,取其自然罢了。余下的事,等到京城后 写信告你。言不尽意,暂时停笔。曾巩两次拜谢。

文言文的原文和翻译

很多教科书里的文言文都有相关的辅导书。

如:苛政猛于虎也

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吾子又死焉。”夫子问:“何为不去也?”曰:“无苛政。”夫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

翻译:

孔子路过泰山的一侧,有一个在坟墓前哭的妇人看上去十分忧伤。孔子立起身来靠在横木上,派遣子路去问讯那个妇人。孔子说:“你哭得那么伤心,好像有很伤心的事。”那个妇人说:“我的公公被老虎吃了,我的丈夫也被老虎吃了,现在我的儿子也被老虎吃了。”孔子问:“那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妇人回答说:“(这里)没有苛刻的暴政。”孔子说:“学生们记住,苛刻的暴政比老虎还要凶猛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