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正文

农村离退休人员,务工权益该如何保障

简介在农村,除了随子女进城帮忙带孩子的离退休老人,还有这样一些老人,他们住在农村仍想减轻子女养老的压力,便不由子女劝说继续工作。但是...

在农村,除了随子女进城帮忙带孩子的离退休老人 ,还有这样一些老人,他们住在农村仍想减轻子女养老的压力,便不由子女劝说继续工作。但是一旦他们在务工过程中发生人身损害 ,他们的权益保障却成为令人揪心的问题 。

事故发生在2022年4月15日,早上约7点多,66岁的刘某华像往常一样去五华县双头石场(采石场)上班 ,他的工作职责是对开采石头后的山体进行复绿(种树),8点多,石场管工却叫他去另一处搬开阻碍挖掘机工作的骨灰瓮 ,他只能服从管工安排,便按照管工所要求的去做,那个挖掘机司机想借助机器帮刘某华搬 ,操作时却碰倒了刘某华 ,刘某华当即大量出血不省人事,后来石场管工叫人把他送到附近的卫生院,又转送到离事发地二十多公里的镇医院 ,再送到五华县人民医院进ICU抢救,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并表示无能为力,刘某华家属恳求医生联系梅州市人民医院转院进一步抢救 ,当天下午6点多终于转到梅州市人民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室进行抢救,医生告知家属已失血过多致休克,也下了病危通知书。刘某华家属当晚打110报警 ,但辖区双头派出所置之不理。

4月16日,刘某华家属到五华县双头石场查看事故现场,石场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发生事故的现场居然完全没有了曾有人受伤过的痕迹 。家属询问发生事故原因,石场告知是刘某华自己摔伤的,工作地方没有监控 ,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家属看到石场指认的事故现场是很平坦的黄土堆 ,不相信他自己能摔那么严重,再次到双头派出所报警,要求调查事故原因 ,可双头派出所却以不是刑事案件不在他们职责范围内为由拒绝出警调查,同时当时石场负责人保证,无论花多大的代价都会把刘某华治好 ,当时刘某华家属便看在石场老板和刘某华小时候是好朋友且同学的份上没有继续追究。

刘某华在梅州市人民医院EICU时被诊断为颈椎粉碎性骨折、锁骨骨折、8条肋骨和胸椎骨折 、右腿股骨粉碎性骨折,头上也被缝了十几针,被抢救了12天终于度过危险 ,分别做了颈椎和锁骨手术、右腿股骨手术 。2022年7月25日转到梅州市中医院继续治疗至2023年1月12日办理出院,刘某华依然无法自理,医生评估为重度残疾。

在刘某华住院治疗期间 ,其家属到五华县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想申请工伤认定,工作人员答复:超过退休年龄的人务工不受劳动法保护,刘某华已超60岁 ,不能认定为工伤 ,只能以人身损害为由到法院起诉请求赔偿。

由于刘某华没有和石场签订劳务合同,而且其工资是通过石场老板的堂弟60多岁的刘某丰发的(刘某丰从每工中抽取10元作为利润),所以石场说此事的主要责任在刘某丰 。而刘某丰表示他承认他有责任 ,但就是无力赔偿,连后续的康复治疗费也赔不起。因此刘某华出院后,无论是石场还是刘某丰 ,均拒绝赔偿。

刘某华家属投诉到当地 *** ,当地 *** 也表示此次事件主要由刘某丰负责,而他们只能尽力调解 ,无法强制执行 。

面对后续高昂的康复费,刘某华及其家属该怎么办?

发表评论